念奴娇·策勋万里

编辑:嘴角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18 13:30:17
编辑 锁定
《念奴娇·策勋万里》是元末明初词人高启所作的一首抒怀词。全词真实地表现了封建社会里知识分子的不幸遭遇,抨击了封建社会统治者对人才的扼杀。[1] 
作品名称
念奴娇·策勋万里
创作年代
元代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高启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作品原文

编辑
念奴娇·策勋万里
策勋万里 ,笑书生骨相,有谁相许?壮志平生还自负,羞比纷纷儿女。酒发雄谈,剑增奇气,诗吐惊人语。风云无便,未容黄鹄轻举
何事匹马尘埃,东西南北,十载犹羁旅?只恐陈登容易笑,负却故园鸡黍。笛里关山,樽前日月,回首空凝伫。吾今未老,不须清泪如雨。[2] 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注释译文

编辑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原文注释

⑴策勋三句:词中指薛相士相面事。 策勋万里:立功万里外而记功于策。骨相:骨骼相貌。古人以此推测人的命和性。
⑵纷纷:众多。
⑶酒雄谈:雄辩的言论。
⑷奇气:不平凡的志气。
⑸诗吐句:杜甫《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》:“语不惊人死不休。”高启《赠薛相士》诗中有“我少言功名,轻事勇且狂”的豪壮之语。
⑹风云无便:言时局不给予施展抱负的机会。词人所居的苏州是张士诚的辖区,张士诚政权混乱,故言。风云:局势。
⑺黄鹄轻举:谓远走高飞,建立功业。
⑻何事三句:言词人16岁作诗至《赠薛相士》诗已有十年时间,其间曾游历于北郭、青丘、越中一带,尚未安身立命。
⑼只恐句:陈登,三国人,字元龙,多豪气,身处江湖却有救世之意。此处言自己的退世之思怕为陈登笑话。此处反用其意。
⑽故园鸡黍:家乡丰盛的饭菜。喻乡人深厚的情谊。
⑾关山:泛指各种关隘。或言有《关山月》横吹曲名,多表现边塞士兵久戍不归和家人互伤离别的情感。[3] 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全文翻译

立功边疆,是谁在推许我的面相?我自恃壮志凌云,羞于与胸无大志的碌碌无为之辈相比。(我)酒后又雄健有力的言谈,一把长剑舞出奇异的气度,张口便可吐出令人惊异的诗句。(却因)际遇难逢,不得机会,无法如黄鹤一般轻快地飞翔,一展抱负。
我骑着马儿东西南北漫游各地,十年了仍客寄他乡。只关心家乡的农家饭菜,只怕要被陈登所耻笑。国家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,而我却沉湎于自家田园之中,回头看去凝神久立,内心极不平静。但是我的年纪尚未老大,也不应太多失望。[4] 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创作背景

编辑
元至正二十一年(1361),二十五岁的高启目睹政治腐败,国事日非,隐居在吴淞青丘。这时,嘉兴相士薛月鉴来访,断言高启不久就要时来运转,飞黄腾达。虽然高启表面上一再表白此生只求安居乐业,决无其它非分的妄念,但日后辗转反思,他的内心依然徘徊于济世与退隐之间,因而作这首《念奴娇》抒发内心的矛盾。[5] 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作品赏析

编辑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文学鉴赏

这首词以赋法述怀,即借用形象的语言去铺写自己的心志怀抱。上阕描写自己的壮志奇才、抒发怀才不遇的感叹。“策勋万里”,抱负不凡;“酒发雄谈,剑增奇气,诗吐惊人浯”,才气超群,但是,终究无人相许,故难以施展抱负,“未容”二字包含了多少愤慨之情,不平之气。下阕紧承“风云无便”二句写自己的遭遇:不仅壮志未酬,抱负成空,而且“匹马尘埃,东西南北犹羁旅。”面对这种现实,作者内心充满了济世与退隐的矛盾,最后两句既是对自己的慰勉,也是对社会的控诉。万里、东西南北,境界辽阔;剑、风云、黄鹤、马,意象雄健;曲折有致,一气流贯,为明词中的佳作。[1] 
词的开头三句即从薛相士来访说起。“策勋万里”即立功万里,“策勋”,记功于策。“骨相”,指人的骨骼和形体相貌,古代相命以骨相推算人的命运。“有谁曾许”,指薛相士对他的骨相的称许。从这里不难看出,虽然他在《赠薛相士》诗中,说自己并不相信所谓自己将富贵的话,也无意出仕,但他内心对这相士的话还是颇为相信,并以此自得的。二、三句以一“笑”字领起,颇有几分得意。四、五二句,就透出了这种情绪:“壮志平生还自负,羞比纷纷儿女。”他自信自己平生的志向一定会实现,因而羞与芸芸众男女比肩并列。“酒发雄谈,剑增奇气,诗吐惊人语。”这三句是他狂放不羁、英姿勃发的年轻生活情景的真实写照,显然,他不仅以一诗人自期,更期望在政治上有所作为。“风云无便,未容黄鹄轻举”,他把自己不能功成名就归之于未有合适的机遇,“黄鹄”,即天鹅,“轻举”,有轻举妄动之意。高启生活的苏州一带,这时还是张士诚农民起义军活动区域,高启不肯与张士诚政权合作,他看出张士诚政权是个短命的政权。[6] 
词的下阕紧扣自己的身世遭遇抒发不得志的悲哀。“何事”三句,对自己过去十年的漂泊动荡生活作了很好的概括:从十六岁起即知名于世,迄今已整整十年,这些年间,他来往于北郭、青丘间,还曾去城中一游。“匹马尘埃”一句写出了词人在尘世间苦苦寻觅报国之路的形象,十年的努力,并未使他找到一个可以安身立命之所。“只恐”二句用三国时许汜与陈登的典故,作者以许汜自比,因为自己关心的只是“故园鸡黍”,故恐为陈登所笑。“笛里关山,樽前日月,回首空凝伫”三句,写自己不平静的心境。这几年,国家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,而他却沉湎于自家田园之中,故他对这种消沉无所作为的生活状况不甘心,内心并不平静。后结二句,词意微微振起,相信自己年纪尚未老大,不应当过于失望。从这首诗中我们也不难看出,词人政治上是软弱的,他有远大的抱负,却没有足够的胆识,所以当朱元璋任命他为户部右侍郎时,他又坚辞不受,而仅以诗人终其一生。[6] 
作者在词中,书写了其凌云壮志的理想与匹马羁旅的现实处境,将豪放个性、非凡才能与被迫借酒浇愁、神伤意迷的无聊生活加以对比,以抒发壮志未酬的强烈苦闷。其中如“酒发雄谈,剑增奇气,诗吐惊人语”,一气贯注,而“笛里关山”与“樽前日月”的矛盾,“黄鹄轻举”与“风云无便”的矛盾又在不经意中抒发出来,作者借“命相”说抒发牢骚,因而不能把它当做“词谶”来解读。感叹不遇,却是多哀矜己才;处困思奋,又显其自负自傲;作者的豪放,是慷慨中的“疏狂”。[6-7] 

念奴娇·策勋万里名家点评

四库提要》:“凡古所长无不兼之。……特其摹仿古调之中,自有精神意象存乎其间。“
沈雄古今词话》谓其“大致以疏旷见长”,是能道其所长者。
钱谦益编《列朝诗集》在这首诗下注云;“《吴中野史》载,季迪因此诗得祸。”又云“季迪诗盖有为而作,讽刺之诗虽绝妙千古,而因此触高帝之怒,假手魏观之狱,亦事理之所有也。”[8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于非.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(下):高等教育出版社,1988年10月第1版:313-314
  • 2.    黄天骥,李恒义.元明词三百首:岳麓书社,1994.4.:177
  • 3.    邓乔彬.豪放词萃: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,2000-9:308-309
  • 4.    王步高,邓子勉.元明清词三百首注:天津人民出版社,2000.01:175-177
  • 5.    王兴康.中国诗歌宝库 明清词曲选:上海书店出版社,1993.08:49-54
  • 6.    萧涤非,刘乃昌.中国文学名篇鉴赏·词赋卷:山东大学出版社,2007年10月:194-196
  • 7.    彭国志.豪放词百首:安徽文艺出版社,,2004年01月:187-189
  • 8.    潘慎,梁海.明清词赏析文集:山西人民出版社,1994.09:7-10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